返回列表 发新帖

夜店文化韩国土嗨,巨资骗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0-17 03:15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862

    主题

    905

    帖子

    39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17
    发表于 2019-11-10 0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夜店文化韩国土嗨,巨资骗局

    近几日来,笔者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中国夜店突然爆红,且据说任何夜店举办这样的活动都能稳赚不赔、一本万利的新模式——韩国Bounce派对。

    不过,他们很少使用“韩国Bounce”一词,而是更热衷于使用“韩国土嗨”、“韩国Disco”等词汇混淆视听,以让更多人不知情的人误以为这是一种新的模式。

    毕竟对于门外汉来说,当一切透明化的时候,很容易导致好奇心消减。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单纯知道它是一阵“潮流”时,反倒容易成为消费者。

    我们并不是因为讨厌韩国生产的Minimal Bounce或者讨厌韩国生产的Melbourne Bounce而提笔,对于他们所谓的“韩国Bounce”的用词本身也没意见。

    至于将韩国Bounce强制混淆为“韩国Disco”或者“韩国土嗨”,既直接又间接地危害了人们对Disco音乐和土嗨名词的定义,负极不得不为正义发声——试问,这跟把Trance音乐叫作Dubstep音乐,或者把Trance音乐叫作“断头台”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把某种曲风瞎吉尔调包成其它东西掐烂钱?

    韩国Bounce在中国爆红首先有一点比较远古的原因——韩流再次来袭。要知道早在十几年前,韩流就通过K-Pop、韩版服饰等等方式在中国吸金无数。

    其中的获利者虽然包含了很多中国商人、企业家,但是最大的受益方,资金影响达到百倍、千倍的不还是那群有心策划一切韩国人吗?

    而如今,韩国DJ们再次用一些西方的音乐,调包成自己的“本土特色”,将并不起源于韩国的Minimal Bounce和Melbourne Bounce,以韩国国籍的生产角度,使原本的“西方风格”变成了“韩风”,再次激活了塑料脸、整容怪、医美骗子、网红、Wai Wei、富二代、滑雪组、中年卡座老板们的消费心理。

    不少夜店已经把这当作一种ZZ正确。
    QQ截图20191110014038.png

    先说富二代和滑雪组,这应该是如今的“韩国Bounce派对”里面最肮脏的部分之一。“韩国Bounce”派对最早属于(输出自)一小批EDM夜店所有者和活动主办方,他们在韩国的旅程中发现了Minimal Bounce/Melbourne Bounce在韩国夜店爆红的不争事实。

    很多江南、首尔或者其它地区的韩国夜店都开始被Minimal Bounce/Melbourne Bounce彻底统治。夜店和主办方只需要Booking一些非常便宜的、演出费数千元的韩国DJ,就能打造出爆满的场景。

    中国的夜店方和主办方见其大势可鉴,照搬了这样的“韩国Bounce派对”到中国,没想到,他们真的实现了一本万利,瞬间月入几十万。

    最早一批参与者(消费者),其实是一些当地的富二代和滑雪组。他们非常愿意花几万元的资金去预定卡座,一群人佩戴着墨镜,跳着网红摇和社会摇。

    你若要问以前Ravers喷得最凶的那群自称“蹦迪选手”的网红摇大哥大姐们哪儿去了,笔者可大大方方地告诉你,都在中国各个夜店所谓的“韩国Bounce派对”中呢。所以,有一批人从来离开,也从来改变。

    他们并不是真的喜欢音乐,平时也根本不听音乐,对他们来说,这些消费只是韩流再次来袭外加“配上某些新型的滑雪玩意儿”很上头而已。这些“新型的滑雪玩意儿”包含特定的新的子类型的Dianziyan,Qiqiu等。

    在这些派对中,DJ们不仅会播放Minimal Bounce和Melbourne Bounce,很多“抖音神曲”也是他们最热衷的部分。然而这些自称“抖音版”的音乐,其实都只是一堆盗歌蛤蟆们擅长的Mashup而已…………为什么不能打上Mashup后缀,非得调包成“抖音版”,至今还是个谜。

    充斥着各大“韩国Bounce派对”中的“哦类哦,哦类哦,哦类哦类哦类哦”,就像一句暗语一般,相互告示着“我们是同道中人”……

    即使对于很多新一批韩风跟随者们来说,他们连歌名都不知道,但他们尤其享受着滑雪搭配低级互动的现场。

    说来也讽刺,他们有着“高端”的消费水准,以及“最低级的品味”。这又让我们想到一个不真实Meme,好品味往往属于穷人或者亚文化逼(大误、摊手)。

    QQ截图20191110014115.png

    你知道吗?这些人常以“我是土嗨”为荣。起初他们把自己叫作“蹦迪选手”被骂了;后来他们把自己叫作“Raver”被骂了;再后来他们把自己叫作“土嗨”,会不会还被骂呢?你懂的。

    这年头,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都能被标榜为“酷”是吗?嬉皮士和朋克仔们哭晕在Marshmello(垃圾桶)。

    QQ截图20191110014129.png

    再回到刚才提到的一个问题,这些所谓的“韩国Bounce派对”为什么会吸引大量的富二代和化学组等人群呢?

    因为这种派对早期主要在生理情感公众号中推广,这些生理情感公众号只会辐射到那些去生理情感爱好者。

    你懂的,打着“蹦迪”或者Rave、电音的招牌,可惜文章内容全是“渣男渣女曝光”、“情感琐事”、“骗PAO新故事”等等。

    是的,我们所讨厌的所有生理情感爱好者都会在“韩国Bounce派对”出现。这只是一条新出路。

    QQ截图20191110014139.png

    截止到今日,就当下的夜店热潮来看,已经有一半左右的夜店自愿投身到“韩国Bounce派对”的浑水中。其中多数夜店表示这很赚钱,比请DJ Mag百大DJ的成本低了几倍,收入却高了几倍,谁做谁赚钱。

    除了一小票混迹生理情感商圈的富二代和滑雪组和人均墨镜抱抱摇、不折不扣的前·卡座千分组织肖像继承的新生代社会摇后身外,其他人以跟风居多——无需任何大牌嘉宾,卡座轻松报价2万以上且极易售罄。

    甚有不少近期专注于韩国Bounce派对的夜店已经开启了新的模式——包月卡座,按月计费30万以上。

    也有不少夜店方为了赚钱不得比做韩国Bounce派对,但又不敢对外宣传,怕砸了招牌,比以前辛辛苦苦铺垫的文化底蕴给毁了。

    QQ截图20191110014148.png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股看似新浪潮的巨大盈利渠道,不过只是原来那群所谓的上分、上头玩家们的沉浸在新的滑雪物品内,将抱抱摇、网红摇等臭名昭著的畸形夜店文化传承下去的媒介而已。

    甚至很多中年大老板利用着这样的渠道,认识了很多年轻的夜店Pao仔,让这些夜店Pao仔们帮他们带Pao妹,一起玩FEI FA社交和买卖,随后的下场,也不言而喻。

    如果中年大老板们不能得手,谁又会愿意继续为这些韩国Bounce派对投以大额消费?至始至终,这好像都是生理情感圈儿们的小逼崽子们的圈地自乐。

    QQ截图20191110014158.png

    但请问,韩国Bounce的热潮,究竟能持续多久呢?咱们打个赌。

    没有文化底蕴的支撑,只是畸形的夜店文化和FEI FA行为的集中营,不出意外,一年后热度消退。若离开大量FEI FA、MI LUAN和畸形的行为,谁又能继续支撑韩国Bounce?

    客官 别走 还没打赏呢
    夜上饶网http://www.ysrao.com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  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QQ:18513390我们会尽快删除。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夜场招聘
    ktv预定
    服务支持
    酒吧预定
    爱心公益
    站务管理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