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夜生活约P,捡尸,堕落,夜店的监控员都看在眼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0-17 03:15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734

    主题

    768

    帖子

    329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91
    发表于 2019-6-11 03: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一位在夜店做监控室观察员的自诉夜生活约P,捡尸,堕落,夜店的监控员都看在眼里

    晚上十点,我值班。

    我一边晃荡走着,一边从兜里拿出一包小花生,推开了工作间的门。

    上一班坐在这儿的是老刘,五十多岁的人了,精神状态不好,基本上他每天都值早班,我们小年轻就上通宵。

    我推了推早就熟睡的老刘,让他赶紧收拾收拾回家,顺便给我挪个地儿。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太虚了,好一会儿才醒。骂骂咧咧了两句,摇晃起身。

    我坐上了旋转椅,让老刘带上门,抿了口茶,开启了深夜的工作。

    我的面前,明明暗暗排列着十几个监视屏幕。

    幽暗间,活色生香人间百态,都浓缩在了这一个个小小的仪器里。



    我的职业,是监控室的一个小小观察员。

    我的工作场地,是大学城年轻人常去的一家夜店。

    穿过震耳欲聋的舞池、包厢,再走那么一大段路,就到了大小不超过五平米的监控室。

    即使是很熟悉这个场子的老客户,都没办法发现监控室在哪。

    一般我们不怎么出面,每天躲在屏幕后面看夜店里面发生的事情。



    总有人质疑我们的存在,但据我所知,基本上每个场子里都有录像有监控,只是你看不看得见罢了。

    我的职责,主要是保证监控室仪器的正常运作,以及记录夜店内可疑的状况并通知安保。

    而做了这份工作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开了许多。

    不说笑,我每天看到的事情,有很多都是你没办法想象的。

    女孩们精致妆容的走进来,糊成一团的懒散样子出门。

    男孩们衣冠楚楚进来,萎靡不振的样子出门。
    散落一地的酒瓶子和渐弱的灯光音乐声,诉说着昨夜的疯狂。

    苦了保洁大妈,每天早上,我都能听到对讲机里面,大妈们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看见她们进进出出,倒好几次垃圾的身影。

    上段时间爆出来的李胜利夜店事件,民间传开的流言非常多,但是在资料中间已被证明为实锤的事情,其中一个就是监控视频里面,一个神智不太清晰的女孩被保安拖着离开。

    她似乎有在尽力让前台救自己,可是那没有用。

    她被拽着消失在荧幕上,耳旁是清晰的音乐律动。

    很多人看了视频之后觉得可怕,哑然。

    “夜店里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存在吗?”



    有很多年轻人去夜店,并不是因为有多喜欢,而是因为想知道夜店里是怎么样的。

    去了夜店之后,又可以代表着自己拥有“长大不少”的资本可炫耀,拍照拼酒发朋友圈,宿醉之后又是新的一天。

    你们还是太年轻了。

    这里没多少人保你们的安全,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安全。

    但你们的无知,还是让我忍不住提醒你们几句:

    如果不够聪明,就别那么好奇。



    刚开始坐进监控室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夜店里面的监控摄像,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嗯,对的,包厢里面也有。

    所以我经常能够看见,一晚上出现在几个包厢里的面孔。

    有时候她们会在店里玩通宵,特别是考试周结束后,特别疯狂。

    整宿整宿的喝酒,然后进入房间尽情释放,停一会儿之后,再继续寻找伴侣。

    这样的事情,虽然恶心,但由于不涉及安全问题,所以我们也不会管。

    我能做的,大概就是在这提醒姑娘们一句:炮王是没有办法通过长相判断的。



    长的柔弱平常的男生,有可能一晚就可以分开上下场。

    有一件事情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一个文文静静的男孩,并不常来店里,总是穿着白衬衫,带着黑框眼镜,背着书包。

    听说是附近某个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团成员,每次出现,身边都是一大堆人。

    他不太爱说话,被大家簇拥着,动作稍显拘谨,猜拳都不怎么会,也不擅长喝酒。

    第一次注意到他,就是因为我惊讶于这么乖的人也会出现在我们店里。

    但后来我才发现,我还是太年轻了。

    后半夜大家醉醺醺,女孩们东倒西歪。

    他仍旧清醒,动作麻利,牵着一个亲着一个,迫不及待穿过走廊,用全身上下最有空的腿踢开包厢的门。

    紧接着门一关,不可描述。



    前台们都认识他,说每次他来都会给他留着那个包厢,懒得重新安排。

    保洁阿姨们很不喜欢他,说他挺变态的,从包厢里面的混乱程度就知道,每次都得收拾好久。

    我笑了笑,我也认识他,但我不喜欢他。

    QQ图片20180505122809.jpg

    来夜店放松,大家总不可能乖乖坐在卡坐里,微笑看书,或者抱着笔记本工作。

    但在监控里看到年轻人约炮这种事情,真的比我吃菜还频繁。

    从舞池开始到卡座,到包厢,到走廊,到洗手间,四面八方,巨大的音乐声盖过了深夜里一声声暧昧。

    有时候一对情侣牵手腻歪着出现,喝着喝着酒就分开玩,和陌生人疯狂一晚上,再牵手离开。

    他们的故事,从走出夜店门口的转角处之后就停止了。

    但夜店里面发生的事情,仍一直在继续。

    夜店里出没的男男女女,各路高手,每天都在斗智斗勇。

    要记住了:夜店里面,如有特殊状况发生,呼叫也不一定有用。

    特别是凌晨两点之后,世界的另外一个样子,就揭下了自己的面具。



    我见过道貌岸然的老板们,虚掩着往面前的酒杯子放下药丸,他们动作隐秘到不仔细看都没发现有问题,一边谈笑着一边把杯子递到女孩们的面前。

    酒过三巡然后,他们熟练地接过女孩们倒下的身体,体贴的在她们的脸上盖上自己的外套,迫不及待的将早就神志不清的女孩们带出门。

    安保们无法单凭女孩们的模样判断她们是否被下药,有时候看到姑娘们脸色不对劲,但是身体却乖巧得软绵绵的靠在老板们的身上,总不能挡着别人离开。

    当然,有好几个女孩即时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喊了安保而逃过了一劫。

    只是这样的幸运和机智,属于小概率事件。

    我见过失恋的男孩们举着酒瓶子跟着音乐晃荡,他们聚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高喊着前女友的名字,点最烈的酒抽最贵的烟。

    醉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总会产生“身边的女孩就是自己前女友”的幻觉,口齿不清的迫不及待将自己的身体和金钱奉上。

    经常会有前一天喝的烂醉的男生回来找钱包,不调取监控录像都没办法发现自己的钱是什么时候被摸走的。

    而坐在监控前的我们,一个晚上总不可能永远只盯着一个监视屏幕来抓小偷。

    况且客人的财产安全,真的不归我们管。

    我还见过姑娘们猜拳斗酒的时候,比男孩子还狠的样子。

    几个女生不要命似的吆喝相互灌酒,醉倒了一个又一个,她们往往将自己的好胜心倾注在酒吧台。

    喝得醉醺醺的姑娘摇摇晃晃,像是某些人心里的猎物。

    凌晨四点的夜店门口最热闹,蹦够本的人陆续走出来,外面是一堆蠢蠢欲动的“捡尸人”。

    他们瞄准了喝醉的姑娘,趁着姑娘们意识不清,就把她们带上宾馆。

    很多时候,第二天早上醒来了,姑娘都未必知道自己昨晚经历了什么。



    你问我们为什么不多管管这些事情?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老刘就跟我说过,夜店和很多地方不一样,不是我们想管就能管,想管就管得到。

    每天都有人踩着法律的明暗线晃动在舞池中央,当然每天都有人心甘情愿掉入别人布置的陷阱。

    你们要为自己负责,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做我们这一行的人,总能接触到人性远离阳光的一面。

    因为监控看到的地方,很多都是大家以为“没有人会看见”的地方,所以她们肆无忌惮,即使心怀鬼胎,也看上去光明磊落。

    有个同行,看的是宾馆的监控,特爱跟我们唠嗑说宾馆房间里面的事情。

    比如说,他本来觉得自家老板在每个房间都装监控是件猥琐的事情。

    直到发现很多进房的小男生都自带录像机。

    比如说,他之前总对出卖自己身体为生的性工作者有歧视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一个老带男人进房间的姑娘,自己一个人进了房间,什么都没做,只在里面呆呆坐了一夜。

    比如说,他总后悔自己没有读大学,所以对大学生特别客气。

    直到有一天,一堆小年轻拿着书本说要到房间复习,结果疯狂到凌晨两点还差点出命案。

    他总说心里压抑,“闷得慌”。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那么不自爱,有时候也讨厌日渐麻木的自己。



    “你知道不,那天晚上我看着那几个小年轻吃着丸子,扭来扭曲,有一个差点就没醒过来,幸好他最后睁开了眼睛,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要报警。”

    “那五颜六色的小药丸,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什么吗?可是没有用,我们没办法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

    “我现在都不太抬头看录像了,总觉得里面的故事假的很,可那又是真实发生的。”

    隔着屏幕的一层小玻璃,我们无法挽回人生百态的丑恶真相。

    能做到的,就是提醒两句,点拨几字。

    望你们在做一些决定的时候,要以身探险的时候,脑海里面可以记起我告诉你的这些故事。

    故事总真实的发生着,这就证明总有人真实的堕落着,坠入看不见的深渊。

    我不希望是你。




    上一篇:严打扫黑除恶的大环境,商务KTV行业形式和走向
    下一篇:去上饶夜场玩,为什么一定要找营销经理订房?
    楼主热帖
    客官 别走 还没打赏呢
    夜上饶网http://www.ysrao.com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  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QQ:18513390我们会尽快删除。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夜场招聘
    ktv预定
    服务支持
    酒吧预定
    爱心公益
    站务管理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