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上饶夜总会夜场女人的私密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6-3 03:57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469

    主题

    491

    帖子

    211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10
    发表于 2018-5-15 15: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上饶夜总会夜场女人的私密情事
    林翠晴在“夜巴黎”上饶夜总会做陪酒女,若是遇到出手阔绰的老板,她偶尔也出台。

    这天夜场,遇上几个飙酒的老男人,林翠晴舍命相陪,直喝得要把肝肠都呕出来。

    从上饶夜总会出来,冬天的夜风当头一灌,一回出租屋林翠晴就发起了高烧。

    就着隔夜的冷水灌下两片退烧药,天快亮时,林翠晴才觉得烧勉强退下去了,可两只耳朵还一直嗡嗡作响,耳膜里像扎进了根刺,长期穿着高跟鞋的脚也疼痛得厉害。

    林翠晴想起小区楼下,好像新开了一家鱼疗馆,门头上挂着木板用毛笔写的“鱼足之恋”几个棕底黑色大字,特别醒目。

    林翠晴绵软着身子踏进了鱼疗馆。

    屋里只有一个清瘦的小伙子,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林翠晴留意到,他是个瞎子。

    “哎!”林翠晴想叫瞎子,又觉不妥,改口道,“看不见的!我脚疼得厉害,能治不?”

    小伙子寻声侧过脸来,用一只耳朵对准她,“可以的,除了鱼疗,我们还有按摩服务。”

    果然,这店虽然不大,一块淡蓝色的帘子后面还躺着两张按摩床。

    林翠晴瞟了下价目表,39块1小时——连自己上一小时班五分之一的价格都不到。

    她顿时有了底气,寻思着甭管管不管用,先舒服舒服再说!

    平日里,尽是想着法子叫那些男人痛快了,今天她也享受一回男人的伺候。

    林翠晴坐在椅子上,盲人的手在她脚上又捏又按,她的身体仿佛一只沉寂许久的古琴,被懂琴的人又弹奏开了。

    林翠晴舒服得龇着牙直吸溜。

    她打趣盲人:“唉,瞎子,问你个事儿呗。”

    “嗯?”

    “你沾过女人没?”

    盲人的手顿了一下,脸上表情囧了起来。

    来林翠晴于是“咯咯”笑起来。

    “你叫什么?多大了?”林翠晴接着问道。

    “铁柱,二十三了。”铁柱边回答边摸索着把小鱼放到林翠晴坐的前面的玻璃缸里。

    “这么年轻就当老板了,不错嘛。”林翠晴继续调侃着。

    “没有的事,这店都是我爸妈攒了一辈子的钱帮我开的 ,我赚了钱要还给我爸妈的”铁柱一本正经的回答。

    林翠晴觉得这个叫铁柱的小瞎子人十分有趣。

    做林翠晴这行的,日夜颠倒,老板们送到嘴边的酒,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林翠晴只得硬着头皮喝,头疼脑热胃出血那都是常见的职业病。

    从那以后,只要身体有不适,林翠晴便到楼下找铁柱按摩。

    02

    初夏的一天中午,林翠晴又来鱼疗馆找铁柱按摩。

    她穿着白色的吊带衫,浅色牛仔短裙。

    林翠晴点了肩背按摩,中午客人不多,铁柱给她按完肩背,又像往常一样附带着给她按脚。

    按到大腿根处,林翠晴疼得龇起牙来。

    铁柱把手放平了,在林翠晴的腿根处抚弄了几下。

    “你腿上有淤血?怎么弄的?”

    林翠晴恨骂道:“新来的姑娘遇上几个变态佬,她对付不了,我就替她去了!”

    铁柱叹气:“你该换个活儿干……”

    “换个活儿?说得容易!赚不来钱,你养我?”

    这本是林翠晴随口一句牢骚话,铁柱却红了脸,再不言语。

    他把动作放轻柔了,给林翠晴按完了腿,又把头给细细按了一遍。

    临走时,铁柱从里屋里拿出两盒膏药递给林翠晴。

    来林翠晴扫一眼那包装,就知道价格不低。

    “多少钱?”

    “不要钱。”

    “不收钱?你这是要做亏本生意么?”

    “你别管,拿去用!”铁柱皱眉,脸上显露出年轻人的执拗。

    林翠晴轻“哼”一声,把膏药塞进闪亮的蓝色小包,“不要拉倒!”

    “走了!”林翠晴摆摆手,扭身出了店。

    一出店门口,初夏的暖风醉醺醺地扑面而来,林翠晴偷偷回望铁柱清瘦的背影,心里竟涌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腻。

    03

    这天,林翠晴心情极差。

    她那个好了多年的老主顾,四十多岁的酒店老板,竟和夜场新招来的18岁小姑娘搞在一起了。

    那姑娘比他闺女都小,他竟然也下得去嘴!

    林翠晴越想越气,决定把男人以前送她的东西统统扔掉。

    等到收拾的时候,她才发现,那男人压根就没送过她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是些护肤品、裙子、包包之类的,没有一样贵牌子。

    上饶夜场的男人能有几分真情?不过是图个乐子。

    那老板不过是看中了林翠晴有几分姿色,说话又爽快有趣,便常常点她的台。

    酒店老板从不灌她酒,小费给得高,偶尔还带她去逛逛商场,买点喜欢的东西。

    日子久了,林翠晴竟对他生出几分依恋。

    林翠晴暗骂自己:“真是个不长记性的贱皮子!怎么,又想在嫖客里头找痴心汉?”

    林翠晴赌气似的把那些半新的裙子、包包都用塑料袋装了起来,拎到楼下的垃圾桶边,一股脑儿全丢了进去。

    东西一丢完,她便像大泄了元气似的,一屁股蹲在垃圾桶边,一待就是小半天。

    她一点没觉出轻松痛快,心里反倒更空落落地疼。

    林翠晴把高跟鞋踩得“啪啪”响,踏进了鱼疗馆。

    “铁柱,我浑身难受!你给我按按!”

    正是中午,店里空无一人。

    林翠晴大喇喇地躺在按摩床上。

    按了半天肩背后,铁柱扳住她的一条腿往头顶处压,他抬起一只膝盖压住她平放在床上的另一条腿。

    这样一来,林翠晴就横空在床上劈了个竖叉。

    她只觉下半身的筋骨都打开了,舒爽得厉害。

    林翠晴瞥了一眼,只见铁柱的头正夹在她两腿中间。

    这奇怪的姿势,立刻引起了她的职业联想。

    她怪声哼道:“乖乖,你可知道我是干啥的??”

    铁柱耸肩蹭额头的汗:“干啥的?”

    林翠晴却不答话,只一个劲儿“咯咯”地笑。

    等笑够了,才说:“我今天没带钱,肉偿了吧,嗯?”

    最后那一个“嗯”,丝丝缕缕,浪声浪气。

    铁柱又囧了,脸红了一大片。

    林翠晴等他反应。

    他却不答话,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林翠晴突然恼起来:“妈的,一个小瞎子也他妈嫌弃老娘?”

    “怎么,怕我弄脏了你的床?”她语气里有了冰碴子味儿。

    铁柱正扳住她的脚脖子,一下下转悠。

    林翠晴气恼地一蹬,把脚抽回来,一撑手,准备起身走。

    慌乱间,铁柱紧握住她的胳膊:“别走!”他的脸红到了耳根,向她逼过来。

    林翠晴笑着怪叫:“关上门!”

    铁柱听话地去关门。

    等他把卷帘门拉下来,来林翠晴早已把衣服脱光了。

    林翠晴看出来,铁柱是第一次。

    他浑身的肌肉因为紧张都绷紧了。

    林翠晴觉得他可爱极了,人身上那么多穴位他都知道,唯独那个地方,还得她引导,他才找得到。

    他颤抖着手掌在她后背摩挲,用抚摸感受她曼妙的躯体,像抚弄一件珍贵的瓷器。

    屋角高处有一扇小小的窗,屋外的春光从窗口投进来,又打在屋内淡蓝色的帘子上,两人的身影在帘子后重叠又交错,交错又重叠……

    他大口地呼气,她猫儿般嘶嘶尖叫着……

    刹那间,仿佛满世界的春光都凝结在了那小小的一张按摩床上。

    04

    那天之后,林翠晴足有一星期没再去按摩店。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很对不起铁柱。

    中午睡觉起来,下楼去买饭,她都在马路对面绕着走。

    她怕铁柱认出她的脚步声。

    半个月后的一天深夜,铁柱关店拉卷闸门时,听见拐角处有女人呕吐的声音。

    铁柱心里打了个激灵,他走过去,试探着问:“林翠晴?”




    上一篇:夜场日订15间包厢!这个秘密还要瞒多久?
    下一篇:夜场进入4.0“红店时代”,成功如此简单只差一个“段子手”?
    楼主热帖
    客官 别走 还没打赏呢
    夜上饶网http://www.ysrao.com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  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QQ:18513390我们会尽快删除。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夜场招聘
    ktv预定
    服务支持
    酒吧预定
    爱心公益
    站务管理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